记忆香港:“老顽童”刘镇伟 - 热门文章 - 信阳毛尖网

信阳毛尖网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
扫一扫
关注信阳毛尖公众号
获取茶叶最新资讯
查看: 1071|回复: 0

记忆香港:“老顽童”刘镇伟

[复制链接]

549

主题

541

帖子

210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108
发表于 2017-7-2 00:4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摘要:采写/里昂刘镇伟是一名创作型导演,他的作品基本都是自己编剧,并且绝大部分是喜剧。在他看来,创作喜剧最难的地方在于幽默感,如果幽默感不够敏锐,创作喜剧是很难的。所幸,在女儿眼中,刘镇伟是一个很爱玩的“老  
  采写/里昂
  刘镇伟是一名创作型导演,他的作品基本都是自己编剧,并且绝大部分是喜剧。在他看来,创作喜剧最难的地方在于幽默感,如果幽默感不够敏锐,创作喜剧是很难的。所幸,在女儿眼中,刘镇伟是一个很爱玩的“老顽童”,有一颗年轻人的心态,他对于喜剧的表达很直接,任何天马行空的想法都可以放进电影中。  


  或许,这种对于喜剧的理解来源于香港电影骨子里的那种娱乐精神。比起内地观众,香港观众更注重电影的娱乐性,喜欢直给的信息,只要让他开心就会满足。这正是刘镇伟所擅长的,他总是能够通过某些新奇大胆的想法去打通观众的任督二脉。
  在香港喜剧电影史上,刘镇伟导演始终是一位绕不开的参与者,早期与王家卫“难兄难弟”式的合作;《赌圣》发掘出周星驰“无厘头”的喜剧天赋;《大话西游》从“文化垃圾”到捧为经典,都成为电影史上的一段佳话。



  菩提老祖  

  住了30年酒店
  刘镇伟涉足电影行业的经历颇为偶然。1980年代初,刘镇伟在一家财务公司做资金管理工作。此时正是香港电影最红火的时期,公司顺应形势也开始投资电影,机缘巧合之下,刘镇伟就成为这家公司电影投资的制片经理。当时有很多从美国学成回港的年轻人,准备大干一番事业,但苦于没有公司支持,刘镇伟便签了很多年轻导演,参与制作了《边缘人》(1981)《凶榜》(1981)、《杀出西营盘》(1982)、《烈火青春》(1982)等电影,这些电影也成为香港“新浪潮”电影的代表作。  


  刘镇伟是电影《烈火青春》的制片人
  然而,四年后,刘镇伟的公司倒闭了。心灰意冷的刘镇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长得也不英俊,不可能当演员。如果想在电影圈重生,最有可能的还是从事创作。当时刘镇伟唯一的信心就是之前在公司做制片经理的时候,有很多跟年轻导演谈剧本的机会,“我这个电影公司的老板很好的,我不会加任何意见,我只是听,听完之后就离开房间,原来讲故事是这样的,从这里我学了不少”。
  几乎是在同时,刘镇伟遇到了被“新艺城”公司炒掉的王家卫,因为志趣相投,两个落魄失意的人便开始“抱团取暖”。



  几十年的好基友,两人互称对方“小胖”与“高佬”
  有一天,刘镇伟和王家卫在沙田一家酒店的咖啡厅里商量着以后的打算。刘镇伟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纸,然后在上面写道:拍文艺片的有谭家明、唐基明、许鞍华;拍功夫片的有洪金宝、刘家良;拍喜剧片的有黄百鸣、麦嘉、石天……写到最后,两人发现整个电影市场只有一种电影类型是一个人在拍,就是拍恐怖喜剧《僵尸先生》的刘观伟。“那时候不要跟大部分人打,我只是打最少的一个点,从一个点慢慢开始打出来。”虽然两人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,但缺少实现目标的机会。  


  邓光荣,八九十年代香港重要的出品人、演员,2011年去世
  出现转机是在遇到大老板邓光荣之后。因为刘镇伟之前有做制片经理的经历,当时邓光荣的公司需要重组,就想聘请刘镇伟去做行政。但刘镇伟不想,“我只是需要一个机会,让我当导演,从编剧开始学”。邓光荣答应了,成立了“影之杰”公司。刘镇伟便将好友王家卫拉了进来,开始兑现两人之前在咖啡馆的那次构想。
  刘镇伟创作有个习惯,平时喜欢住酒店,周末才回家,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30年。因为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,当时他最高产量的时候一年拍7部片,基本连坐车的时间都没有,住酒店是最好的选择。



  《赌圣》票房收入4132万港币,打破当时香港电影票房纪录
  有一次,刘镇伟和王家卫经过一家新开的酒店,就在王家卫家的对面。刘镇伟说,我很想做第一个客人。于是,他在那家酒店一住就是三年。1990年的《赌圣》破了香港电影票房记录之后,刘镇伟差不多五、六年时间完全不做访问。住进这个酒店以后,很多酒店的员工不知他是谁。但他们很奇怪的是,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大明星来跟他聊事情,今天是周润发来,明天是周星弛,再后天是李连杰,工作人员后来才知道这是导演刘镇伟。为了避免打扰,一般刘镇伟每隔一两年就会再换一家酒店。刘镇伟的创作便是在这种“酒店式”的不断迁徙中完成的。



  《猛鬼差馆》开启了刘镇伟与王家卫的首次合作
  “影之杰”公司成立三个月后,王家卫编剧、刘镇伟导演的恐怖喜剧《猛鬼差馆》(1987)上映,以100万的成本豪取了1000多万的票房。第二年,王家卫自编自导的《旺角卡门》上映,取得了1100万元的票房成绩。这对初出茅庐的电影新人算是打响了在香港电影的第一炮。
  刘镇伟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,他一开始就认定自己是一个喜剧导演。而王家卫也很聪明,他想拍文艺片,但也要先拍一部卖钱的片子,即使是拍商业片,也是用文艺片来包装。1990年代之后,刘镇伟与王家卫拍片风格泾渭分明,一个是无厘头喜剧,一个是闷骚型文艺,在各自的领域各领风骚。



  曾设想孙悟空是女人
  刘镇伟的女儿经常说他像一个“老顽童”,怎么都长不大。他觉得女儿说得很对,表现在电影中便是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充满无厘头的喜剧包袱。刘镇伟喜欢尝试不同风格类型的电影,在1990年代初,“连续四、五年都是做一些没有人做的事”。  


  刘镇伟在《赌圣》中发掘出周星驰的无厘头潜质
  《赌圣》(1990)中刘镇伟设计了一个喜剧桥段:周星驰用拳头击打吴孟达的肚子,打完之后,达叔一边镇定自若的和周星驰说话,一边口吐白沫。周星驰当时都笑疯了,之前从来没有人这么拍过喜剧;拍《九一神雕侠侣》(1991)的时候,刘镇伟在这部现代武侠片中加入了漫画式风格,“我拍周星弛《功夫》(刘镇伟担任监制)的时候风格就是《九一神雕峡侣》那个,那个风格都是没人拍”;1992年拍《九二黑玫瑰对黑玫瑰》的时候,很多人都不看好,因为片子里有大量唱粤语老歌的段落,但拍完之后,出现很多跟风之作;1993年的《花旗少林》在风格上又是难以定义,充满奇幻浪漫色彩,开始把周润发从事业低谷再推向高峰。  
  《九一神雕侠侣》的后现代武侠风格在当时很超前
  刘镇伟的想法总是独辟蹊径,能够找到一条与别人不一样的路。“我觉得现在的电影不好看,是因为大家都没有胆量去尝试很新的东西。你看好莱坞的大片,《速度与激情》都拍到8集,以前我们敢,现在不敢了,所以不好看了”。采访中,他指着《电影》记者面前的一瓶水说,你坐在对面看到的是这瓶水的一面,我坐在这里看到的是另一面,角度不同,但还是这瓶水。“有时候你们说我很天马行空,其实是不同角度,只要你能花点时间从你这边走过来我这边看看,用不同的角度去看,就会发现不一样的东西。”  


  《大话西游》片场照
  列举刘镇伟“想象力天马行空”的例子,最经典的莫过于《大话西游》系列。然而,刘镇伟并没有想过它是一个经典,“作为一个编剧、一个导演,我只是从不同的角度去讲西游记这个故事”。
  写《大话西游》剧本之前,刘镇伟在头脑里已经构思过很多不同版本。首先他想拍一个“美女与野兽”的故事,因为小时候看《金刚》刘镇伟很受感动,所以才会有孙悟空谈爱情。当他开始写《大话西游》的时候发觉,孙悟空有可能是一个女人,“如果不是女人的话,可能是同性恋,要不为什么愿意陪一个和尚不远万里、不离不弃取西经,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这么做”。


  如果把孙悟空拍成一个女人,星爷会怎么演呢
  还有一些细节可以佐证“孙悟空是一个女人”,刘镇伟接着开始脑洞:孙悟空跟别的猴子不一样,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有一次他/她蹲着去小便,却发现其他人都是站着的,就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不一样?然后就去天宫里面偷蟠桃,我就想他为什么要偷这个蟠桃,后来我明白了,功夫里面打架有一个招式叫“猴子偷桃”,吃了它男人才会变性,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就启动了我这个想法,孙悟空是女的,这跟西游记里面很多情节正好吻合。
  然而,刘镇伟的这些脑洞开得太大了,如果拍成电影的话肯定观众无法接受,就写了如今观众看到的这个版本。1995年,刘镇伟凭借《大话西游》获得第2届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最佳编剧奖,这也是迄今为止,刘镇伟获得的唯一一个电影奖项。然而,无厘头的是,奖杯却让刘镇伟丢在了回家的计程车上,主办方只好又重新做了一个。



  最落魄时给太太买了件两万多元的大衣
  除了无厘头搞笑之外,刘镇伟另一个致命武器就是浪漫。他很擅长拍浪漫爱情片,留下来很多经典的浪漫桥段,比如《花旗少林》中周润发背着吴倩莲在雪中飞舞的镜头;《大话西游》中周星驰“爱你一万年”的表白。其实,这些浪漫很多都来自刘镇伟骨子里的东西,对待爱情干脆直接,不太去考虑后果。



  《花旗少林》中发哥背着吴倩莲在雪中飞的镜头太浪漫了
  24岁的时候,刘镇伟遇到了现在的太太。第一次约她的时候,刘镇伟邀请她去菲律宾吃了个午饭,当天晚上又飞回香港。电影公司倒闭之后,刘镇伟去内地做生意,但又赔了个底儿掉。在北京友谊商场,刘镇伟看中一件皮大衣,“因为明天就是太太生日,我知道她肯定喜欢”,当时是1985年,那件皮大衣两万三人民币,刘镇伟一咬牙,掏出信用卡就刷了。第二天回去送给她的时候,太太感动得哭了。“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浪漫,我的性格就是这样,我也不知道这两万三怎么去还,但是我先做了再说”。  


  《大话西游》的创作也同样如此,先不考虑结果,做了再说。然而,《大话西游》的故事还是太过超前了,这次观众并没有买账,这是刘镇伟始料未及的。
  “我以为自己写了一个很好的故事,拍了一个很好的电影,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非常残酷的,当时残酷的原因可能是自己那个时候太火了,我之前的电影是全卖钱的,只有一次不卖钱。”刘镇伟第一次体会到“高处不胜寒”的无奈。



  1995年初,两部《大话西游》隔两周时间前后上映,很多观众在午夜场看完第一集后觉得很奇怪,有点不像刘镇伟的电影,然后再去对面戏院把第二集看完,散场之后,有些人很愤怒,有些人哭了,他们不明白“我是来看周星驰的,怎么可能哭呢?”第二天,所有的影评都在骂刘镇伟,包括台湾和新加坡的媒体。“那个时候骂得我真的完全没兴趣了,给我的感觉就是既然你们不喜欢我,我也不喜欢你们了,我走,我就确定去加拿大。”
  拍完之前因合同签订的片约《回魂夜》之后,1997年,刘镇伟便带着太太定居加拿大。刘镇伟在事业最失意之时,才发现之前忙于工作,忽视了家庭,息影的这几年时间算是对太太和家庭的一种弥补。



  《回魂夜》是刘镇伟与周星驰以导演、演员身份的最后一次合作
  由于之前都是处于一种高强度的工作状态,现在忽然远离喧嚣的娱乐圈,刘镇伟开始有点不适应。第一个月的时候有点迷茫,因为每天的生活都是重复的,跟着太太去市场买菜,处理家里的琐事,“我开始想刘镇伟你糟糕了,当时我退休是39岁,如果我是70岁的命,那我还有31年是重复的,每天做同一个东西”。但是,后来刘镇伟开始投入这种生活了,他觉得很真实,这才是真实的生活,之前自己忙碌于电影中是不真实的。  


  定居加拿大之后,刘镇伟的女儿出生。女儿在7岁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个电影导演。有一次,老师问班里的同学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。同学们回答有做律师的,有做医生的,问到儿女的时候,她说爸爸是做功课的。因为她老是看刘镇伟在书房里面写东西,好像和自己做功课一样。在女儿眼里,刘镇伟就是一个“老顽童”。
  很多优秀的喜剧创作者,比如卓别林,虽然在银幕上带给观众无尽的欢笑,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很他们却备受孤独,有自闭抑郁倾向。被问及刘镇伟有没有这种问题的时候,他哈哈大笑,“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周星弛,我是没事,他有点像卓别林”。
本文编辑作者:信阳茶叶网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Powered by 信阳毛尖网 X3.2 © 2015-2016 信阳毛尖 Designed by www.xinyangmaojiantea.com & 信阳毛尖网
GMT+8, 2019-9-15 15:54 , Processed in 1.078125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