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容易弄错的20个茶叶小常识 - 信阳毛尖 - 信阳毛尖网

信阳毛尖网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
扫一扫
关注信阳毛尖公众号
获取茶叶最新资讯
查看: 938|回复: 0

最容易弄错的20个茶叶小常识

[复制链接]

15

主题

15

帖子

30

积分

实习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30
发表于 2017-3-22 01:0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“杀青,先要看火候,等锅内温度差不多达到380摄氏度时,才能将刚采摘的茶叶放进去,然后用茶把子匀速翻茶。”——炒茶师傅

捋条,揉捻得用不专心,使力均不均匀,抓起来的茶叶扔得高不高,都直接影响着茶叶的口感、香味和毛尖身上白毛的几多。——炒茶师傅
记者 朱长振 文/图
核心提示|采茶、杀青、揉捻,最后还要烘干,一道道传承千年的古法制茶手艺,在信阳南湾湖深处的古村落中延续。清明前夕,经过连续数日的体验采访,不仅让大河报记者了解了信阳毛尖茶的博大精深,更让记者对这项即将失传的古法制茶手艺肃然起敬。
【高山采茶】
清明将至,又到了明前茶的采摘期。3月27日,是信阳市浉河港镇马家畈毛尖村手工茶坊开始采茶的日子。大河报记者与茶农徐强取得联系,并一起上山采茶,拜茶师为师,学习古法制茶手艺。
在南湾湖上游海拔近千米的高山之巅,坐落着一处有着不足10户人家的古村落。早在几年前,世代以种茶、制茶为业的徐强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,签下茶山的承包协议之后,他请来炒茶师傅,采用古法炒茶工艺,想要留住这项古老技艺。
自马家畈沿环湖路一直前行约两公里,再拐入一条不知名的盘山小路,一路攀爬近五公里,毛尖村到了:“路陡,不安全,一般都不让开车上山,只让有经验的村民骑摩托车上、下山运输茶叶及生活用品”,徐强说。
小村平日常住人口不超过十人,猛一下拥进来一百多名采茶人,漫山遍野都透着热闹,有在山上边采茶边聊天的村妇,也有在露天厨房内大展身手的乡村厨师。
“不好采呀,茶芽太小,也太少,这都采半晌了,还没采够一斤”,一名来自驻马店的采茶女冲着徐强抱怨着:“今年主要是天气不正常,忽冷忽热,再加上过完春节那几天又下过冰雹,好多茶树都被冻坏了,所以今年茶叶总体产量都低”。
【铁锅杀青】
中午过后,第一批新采的茶叶被集中到了一起,总共不足50公斤。一名村民骑摩托车带着下山,记者与徐强一起步行下山。“你让家里的老师傅先把火生起来,等我回去就开炒”,徐强冲那名骑摩托车的村民喊。
上山容易下山难,邻近下战书2点,记者来到炒茶点。这是一处邻近环湖路的几间平房,门口支着几口大铁锅,炉灶内,红通通的木炭着得正旺:“这是第一步,叫杀青,先要看火候,等锅内温度差不多达到380摄氏度时,才能将刚采摘的茶叶放进去,然后用茶把子(一种像扫帚一样的特制工具)匀速翻茶,看茶颜色变换翻茶速度,翻得快了茶伸不直,翻得慢,茶容易煳,这个全凭经验,没个三五年工夫就不敢称本身是师傅,你这一时半会也学不会,想试试可以”,49岁的罗子胜一边手把手教记者杀青一边说。
看似容易做着难,虽然是一把类似扫帚的茶把,但真要用它把铁锅内的茶一起扫起来翻往一个方向,还真不是那么轻易:“拿茶把要有技巧,不能两只手离得太远,也不能太近,翻茶时要用手腕的力量,猛地一抖,但也不能太猛,太猛就把茶翻到锅外边去了”,罗子胜一边给记者示范,一边讲着杀青的技巧,从十几岁小学毕业就开始炒茶的他,连本身也不知道究竟炒过几多茶。“每年都炒,刚开始是在生产队时炒,后来自己炒,但随着前些年机器炒茶的兴起,手工炒茶渐渐没人干了,也就是这两年,又兴起了手工炒茶,工资给得也高,一个月12000,但杀青是个体力活,一般要两个师傅轮流炒,一个人根本吃不消,我去年炒一季茶下来,整整瘦了20公斤”。
【揉捻捋条】
杀过青的茶叶被送到另外两口大铁锅前,穿着蓝大褂的夏广财和罗植德并排坐在一起,他们两个的主要任务是,把杀过青的茶叶放进烧热的大铁锅内,用手一遍遍抓起来,先揉捻,再用力扔起来。“这个过程就叫捋条。”59岁的夏广财与52岁的罗植德同在东双河乡马寨村,生产队时就在一起炒茶,现在又搭班炒茶好几年了。
穿着拖鞋,身边放着茶杯和烟盒,记者刚一坐下,夏广财便纠正着记者的动作:“身板要挺直,双手要配合,手眼要并用,火候要掌握好,你闭着眼,想象着经你手炒的茶不定飞到哪里,让谁倒到茶杯里品尝了,我们这可是良心活儿,你用不专心,品茶的一品就品出来了”。
“机器茶长短、粗细均匀,咱这手工茶卖相虽不好,但喝起来有味,把你的杯子拿过来,我给你泡杯刚炒好的新茶,你闻闻,香不香。”罗植德一边教记者泡茶一边问。“香,确实是香,这新茶看起来也漂亮,绿油油的。”记者品了一口新茶,满嘴清香。
炒茶还要耐得住性子,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刚开始,抓起茶揉捻后,再高高扔出去,因为新奇,所以也挺兴奋,但重复了几百上千次之后,就有些枯燥了,一不小心,还会被铁锅烫一下,天还没黑,记者的手已被烫得通红。
【挑灯夜战】
上午采的茶下午一定要炒完:“要不就不新鲜了,头茬茶要的就是这股新鲜劲。”夏广财说。
晚餐是米饭,山韭菜炒土鸡蛋,猪脚炖萝卜,还有一条南湾鱼:“很丰盛吧?不吃好可不行,晚上要干到凌晨呢。”徐强说。
吃过饭还没缓过劲,几个人七手八脚地一边炕茶,一边往袋子里装炒好的茶,总共下来有几十斤:“四斤湿茶叶能炒一斤茶,但这炒好的茶还要过筛子,根据大小、长短,品相,分好几等,最贵的要好几千元一斤呢。”徐强说。
“新茶叶回来啦”,伴随着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,毛尖村山顶上下战书新采的近百斤新茶叶带回来了,“加炭,开炒。”几名老茶师扔掉香烟,杀青、揉捻,茶坊内,红通通的炭火映红了炒茶师傅的脸,一缕缕茶香在空气中盘旋。
坐在铁锅前,听着时远时近的炒茶声,刚开始还精神饱满的记者不知何时就进入了梦乡,一直到凌晨两点,所有的茶都炒完了,开始加夜餐时,记者才被喊醒。
山里的天亮得早,28日凌晨鸡叫两遍,茶山上已开始人欢马叫,新的一天开始了,明前茶的采摘期太短,不敢耽搁。
“清明前一周采摘的茶叫明前茶,又叫头茬茶,量最少,最难采,也最有味道;谷雨前采摘的茶叫雨前茶,再往后到五一前采的茶统称为夏茶,伏天采的茶叫伏茶,而从七月份到白露期间采的茶叫白露茶,所有这些茶中,数明前茶是精中之精,所以炒的时候也格外费神劳力,但现在懂茶的人太少了,手工茶费时劳力却卖不上高价钱,现在市场上都是机器茶,手工茶是越来越罕见了,我估计再过些年真就见不着了。”夏广财感慨道:“年轻人谁学这啊,你别看一个月能挣一万多,没一个年轻人愿意干这,眼看要失传了。”
编辑:周亚涛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Powered by 信阳毛尖网 X3.2 © 2015-2016 信阳毛尖 Designed by www.xinyangmaojiantea.com & 信阳毛尖网
GMT+8, 2019-5-22 17:06 , Processed in 1.078125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